有钱能使鬼推磨_分节阅读_4(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轻颤着,一睁眼,看到他正邪邪地以舌轻舔手指上的蜜汁,又不禁立即羞得闭紧了眼睛。

“害羞了,别怕,你好美……”他没打算放过她,嗓音紧绷,汗水自额角滴落,拉开她的两腿,黑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水嫩的私处,长指又揉上藏在粉色花瓣中的小核,直到那里被羞答答地逗弄得越来越红肿硬实。

她因为急涌上来的快感而不住轻泣,她扭动着身子想逃离他,他却紧紧地禁锢着她的腰身,甚至将她的一双纤白长腿掰得更开,碧泽深深入,幽溪细细行。俊颜受不住诱惑地埋首在她两腿间,色情地吮吃起那娇嫩甜美的花蕊。

“呀……”樱宁因他的动作惊叫一声,太过震惊,使她脑中一片空白,蜜液也瞬间从花心深入满溢而出。

“你好甜,樱姐姐……”灵活的长舌舔咬着嫩肉,舌尖还趁机不时钻入那诱人的小肉洞中。

“不……”汹涌窜出的高氵朝令樱宁再也受不了,螓首在枕上下住辗转,声音都破碎得不堪一击,“云、云墨……快停下……”

“舒服吗?嗯?”她的酥嫩腻软让他怎么也吃不够,直到听见她从抗拒到发出愉悦的娇吟。这才抬首,对她笑,不住地啄她半张忍不住吟哦的小嘴。

“要我吗?”他垂首,粗长的男根在幽径处不断滑弄,逗弄得她。

“要……”她娇嗔,光滑如丝的小腿不住磨蹭着他的。

“要我爱你吗?”

“要……”

“那你爱我吗,樱姐姐?”

激情中的她娇美得令人舍不得离开眼睛,她柔柔地抚着他的脸颊,“是的,我爱你,很爱你……”

他眼眶都热了,俯首将舌尖深深地喂入甜蜜的檀口中,而她一感觉到他的到来,便主动地抱他,环住他的颈项,与他火热地湿吻缠绵。

他架高她的腿,像杵臼的杖槌般直往小穴里插,重重的,一下一下,仿佛打桩一样用力捣进去。

在他撞进花心最深的那一瞬间,两人都因为极大的快感呻吟出声。

她香汗淋漓,全身都沁着汗,他将她撑得好满,密密实实得没有一点间隙,他抽出,花穴口的嫩肉就紧紧地吸含住硬实的坚挺,不放他离开,他顶进,她就柔顺地吸吮,渴求他更深的进入……

正是,一夜情浓似酒,香汗渍鲛绡,几番微透。

夜正长……

娶老婆,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情吗?

如果这话在以前拿去问小川子,他会很奇怪地耸耸肩,懒得理睬,可是如果现在再问他,他会斩钉截铁地说,会!

因为他发现,他家的主子、少爷竟然又开始写字了。

少爷善书法,随军征战沙场时,常以沙土做纸,树枝做笔,随心所欲,龙飞凤舞。

但身为商人的少爷,越来越少舞文弄墨了,更多的时候,他在看堆积如山的账本。

所以当小川子偷偷打开那幅字后,不免一阵惊叹,只觉得上面龙飞凤舞,笔锋自有一种潇洒之态,可马马虎虎地看了一逼,好些字都面生的很,认不得,便拿着跑去问平安。

平安跟在云墨身边的时间好歹长些,耳濡目染,肚子里的墨水比小川子略强些,字也能认全,便一一念道:“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什么意思呀?”小川子一句也听不懂。

平安也抓抓头,为难地盯着那些字。

旁边的绣菊毫不客气地打了下他的头:“叫你多跟着郝管事学些,你不听,现在露馅了吧!”

平安不服气,小声吱唔:“那你会吗?”

“不会。”绣菊趾高气扬地道:“我虽不会,但虚心好学,会去找师傅问呀!”

师傅?平安与小川子对视一眼,是谁?

师傅不是旁人,正是少夫人,小川子颇有些哭笑不得。

绿柳山庄风景甚好,镂空的窗棂外晃动着长长的柳条儿,随风微扬,遮挡不住花廊外端坐于绣墩上的纤柔身影。

“这是《唐风》里的一首诗,名字叫《绸缪》。”樱宁微微蹙了秀眉,看看那字迹,似在回想什么,“这是……少爷写的吗?”

“是呀”绣菊自那日将话说明白后,也抛掉心结,真心实意地将樱宁当成主子伺候,这会还求知若渴地问:“少夫人,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呀?”

就见那平时里闲静淡然的少夫人竟然蓦地红了脸,紧抿着樱唇,似乎不想跟他们解释这诗义。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实在不明白这诗里有什么奥秘?

正巧这时,郝管事在外头办完主子交待的事,回来了。

“哟,开窍啦,都看起诗词来了。”郝管家瞅了一眼,在心里又大大地赞叹起少爷的字来。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郝管事,你明白吗?”

“这个啊,当然喽……”郝管事挤眉弄眼地笑,“这是夫妻之间的情话嘛!”

“啊?”

“这诗的意思是,午夜时分了,我的爱人真好呀……下半夜了,我这爱人真是冰雪聪明啊……天快亮了,我这爱人真是漂亮啊……”

“哎呀!”绣菊捂着脸,“好肉麻!”

“是呀,都赞赏了一夜,还不知怎么办才好,真正是个痴情的人呀!”郝管事感叹道。

“莫非,这是少爷写给少夫人的?”随着绣菊的猜测,樱宁的脸红得可以跟吐艳的榴花媲美了。

她想起来,昨儿夜里,她被他折腾得晕了好几次,醒来时,他似乎正在自己耳边吟着这首诗。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深深刺进水穴里的粗长还在一下、一下地顶着她,她迷迷糊糊地娇哼着……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

花心一阵麻痒,玲珑娇躯禁不住地哆嗦,雪肤上浮起片片红晕,半晌不能回神。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

她实在受不住,“嘤咛”一声,一双雪白藕臂环紧他的脖子,穴儿不住地收缩,楚楚可怜地吞吐着他的巨大。

男性硕大,下下皆是尽根而没,狠狠地捣入花穴,不过数十下,就让承欢的女子身颤舌冷,嫣红的樱唇微张着,弄得死去活来。

她陷入情欲高氵朝的娇美模样令他忍不住低下头,吻住她的小口,将最后一句“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倾吐在两人交缠的唇舌中。

是呀,何其有幸,得此良人。

第十章

眨眼又过了十几日,玉陵城的百姓,越来越看不懂那些领兵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