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待续"第五章 待续(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仿佛已经到了尽头,但事实上,故事远为结束,属于他门的美好结局,还未来临。

双眸倏睁。

霍妍华剧烈的喘息着,惊恐依然紧紧地攫住她的心,教她浑身无力得只能瞪大眼盯着天花板,好半天都无法动弹。

以前她从没有作过梦,就算有作过,也都是还没醒来就先还给周公去了,所以,在她的印象里,她是个从不作梦的人。

这是头一回,她不但记得梦中所有的细节,而且,整个梦清晰得好像看了一场电影似的,想忘都忘不掉。更可怕的是,她不但是梦中的女主角,同时也售众,

所以,她能听到男主角的思绪,能感受到男主角的心情变化。

因此,当她是梦中那个沉迷于工作的女主角时,同时也能深深地感受到男主角的深情、思念与期待,接到电话时的欣慰与开心,听到妻子意外决定时的伤心与无奈,跟着,一切逐渐走调了,他开始自暴自弃,他的淡漠、他的嘲讽、他的悲哀,而他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是期盼能再听一次心爱女人的声音。

这一切作为观众的她统统都知道,问题是,梦中的女主角却不知道,而身为观众的她即使急得快发飙了,也无法警告身为女主角的她。

而且很显然的,梦中的他实在不像是现实世界中开朗乐观的他,然而,在这一刻里,她突然察觉到,其实自己根本不是真正的了解他。跟其他人一样,她所认识的他只是他刻意表现出来给别人看的他,真正的他始终隐藏在不为人知的幽暗处,他阴霾的、苦闷的、嘲讽的那一面,始终被他禁闭在心门的那边。

或许有时候她能瞥见一丝丝,也就是那一丝丝挑动了她的心弦,是他偶尔流露出来的真感性扰乱了她一池心湖、迷惑了她的心智,所以,她才会在不知不觉当中陷入他的情网而不自知,因为,真正挑动她的心的那一面是被他隐藏起来的。

那么,梦中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吧

没有人在他身爆他才会逐渐放纵自己的本性,最后让悲观的疑虑锁住了他,教忧郁愁结击垮了他。

但是

那只不过是一场梦,不是吗

她慢慢的坐起来,并把双脚挪下床,看看犹放在衣橱前未曾打开的行李,还有身上的外出服,手上的电话,她立刻记起来这是她刚到美国的第一天,连衣服都没换,她就急着打电话回去报平安,然后聊呀聊的她就睡着了。

是的,那是一场梦

那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盯着手上的电话,她不加思索的又播了一通电话回去。

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一股类似放松、解脱、得救、感恩的情怀险些令她又瘫回。

喂咦怎么没声音

她赶紧举手喊有,阿暐,是我啦,哇咧好粗糙沙哑的声音,实在是有够恐怖的

耶老婆怎么怎么是你不是说不是说同一个时间再打来的吗安靳暐又惊又喜地叫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阿暐呃老、老公,我我好想你,真的,老公最后两个字,她已经是哽咽出来的了。

过去三个月里,她一直因为别扭而叫不出这两个字,可是此时此刻,她只想让他知道他是她唯一的伴侣,所以,他一定要陪她到老,否则,她就会像现在这样哭给他看

咦老婆,你你不要哭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昨天你不是还很兴奋吗怎么怎么才过几个钟头而已,你就该死我从来没见你哭过,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发生,只是只是我真的好想你,我好想你喔还没说完,她已经嚎啕大哭了起来。我想在你身边啦老公,我想回去了、我想回去了啦

那那a按呢听声音就知道那边的人已经手忙脚乱了。乖,老婆,别这样,你已经到那边了不是吗过两天后你就会适应了,然后就不会那么难过了,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来,乖,别哭了喔

何止是手忙脚乱,安靳暐简直是已经到了手足无措,差点用手走路、用脚抓电话的地步了。霍妍华一向坚强理智到令人觉得有点无情的地步,他作梦也想不到,她竟然也有如此幼稚脆弱的一面。

我不管,我想回去了,老公,让我回去好不好

好,为什么不好最好是能像孙悟空那样来一招瞬间移动,让她下一秒就回到他的身爆可是这样她会后悔的

老婆,别这样,你一向很坚强的不是吗

可是离开了你,我就坚强不起来了呀

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融化了,安靳暐也开始有点想哭的感觉了。

呃老婆,要不这样,你先待一个月,一个月后,如果你还想回来,那你就回来吧

一个月那么久

不会啊老婆,眨个眼就过去了。他顺便眨个眼示范一下,可惜霍妍华看不到。

骗人,我眨了好几次眼睛,现在也不是好几个月后

嘎呃呃这个哇咧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好像有点给他白痴白痴的感觉,是不是不小心走路撞到墙、爬楼梯跌到头了呃老婆,我想这样好不好先住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件事,这样总可以了吧

一个星期啊

对,一个星期,七天而已。

那霍妍华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今天算不算

嘎不是吧今天一天也要计较呃应该不算吧

算斩钉截铁的语气。

安靳暐叹了口气。好、好、好算、算这样行了吧

霍妍华又考虑了老半天。

好吧

哇噻终于搞定。可安靳暐才刚松了半口气

老公

嘎嘎不会吧没完没了

你是不是又开始另一本小说了这个质问口气相当阴森。

咦你怎么知道莫非她有千里眼

什么故事更阴森了,有点像在问你给我走私几次了的样子。

哦是一对青梅竹马

不准写霍妍华陡然拉高了嗓门尖叫。绝对不准写这个故事

安靳暐反射性地拿开手机抠抠耳朵。怎么搞的又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没有赶快给我换另外一个故事,就是绝对不准写这个故事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依然是高十六度的尖叫,而且越拔越脯就算手机没有放在耳朵上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听她似乎又要起飙了,安靳暐赶紧答应下来。好、好、好不写、不写这个故事可以了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