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在那之后,他们没再见面,连只字片语的问侯都没有,就好像真的是两条不交集的平行犀从此宛如陌路

他骗了她

他承诺过她,会过得很好,但是他办不到一直以来,他都是靠对她的思念在撑日子,只要想着,有朝一日,他们会在不知名的地方重逢,他就有勇气熬过每一个没有她的日子。

可是现在,在她将成为别人的了,他还能靠什么催眠自己,苦撑住往后漫无止尽的年岁

他没有办法日子过得好麻木,对未来,他只有无尽的迷惘。

每夜每夜,想着记忆中薄嗔巧笑的娇容,无法遏止的疼,便蔓延至四肢百骸,折磨着他每一寸隐隐作痛的神经。

他不知道她过得如何,也不敢去想,怕深思过后,那样的疼楚不是他所能承受的,于是,他便只能放任自己,日复一日,游魂般空空地过下去

这样的他,周遭的人不会全无知觉,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无疑是放逐自己,做着慢性自杀。

贺书颖看在眼里,心中是同样的挣扎。

紫筑对他,真有这么重要吗

是他将绍宇逼到这般境地,他无法不恨自己,可是要他放手,他又

他到底是在做什么呢连他都茫然了。

这么做,等于是同时折磨了三个人啊

找了一天,他前去谈绍宇的住处,可是按了半天铃,始终无人应门,他试探地扭动门氢,才发现大门根本没上锁。

绍宇在搞什么连门都没锁是已经心神恍惚到这种地步还是他根本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贺书颖眉心深拧,移动步伐入内,在主卧房的沙发里,找到了沉睡中的他。

他就连入了睡,眉宇间仍带着化不开的愁郁,这是谁造成的呢

贺书颖无声地在他身前蹲下,抬手轻缓抚过他深蹙的眼眉,心,隐隐地悸疼着

“不是只有你,才懂为情痴,为情狂的滋味,这样的苦楚,我尝了好多年,为什么你就是不懂”修长的指尖流连在那张刚毅出众的俊颜上。

“就为了这份无法见容于世人的禁忌爱恋,我努力地压抑,心有多苦,你知道吗我也不想这样啊但是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让我除了你,再也无法对别的女人动情

“我是那么的在乎你,可你却一点都不珍惜自己,为了韩紫筑,伤痕累累都无所谓,那我的心疼又算什么难道没有韩紫筑,你就活不下去了吗你在威胁我是不是你好残忍,你知不知道“低抑的嗓音,有着掩不住的激动。

“我做得还不够多吗你爱她,所以我替你照顾她,就怕她有一丁点的闪失,会令你伤心,可是看着你和她浓情相依,我的心会痛啊我只是不要你满心只容得下她,完全忘了我的存在,娶了她,起码你还会惦着我,就算是为了她也无所谓,可是你却用虐待自己的方式来向我抗议,你到底要我怎样呢“

利用了韩紫筑,赔上了自己的婚姻,为的,只是想留住谈绍宇的视犀有那么难吗

他并不奢求绍宇像爱韩紫筑般的在乎他,只要一点点,有容纳他的空间,这样他就很满足了

他好怀念以前的日子,没有韩紫筑,没有蚀心的爱恨纠葛,他们总是背靠着背,在窗下说尽心事,聊着年少轻狂的风流韵事,分享彼此的情书,然后困倦地各自睡去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那该有多好

修长的指轻滑过沉睡中的脸庞。绍宇看起来好憔悴,他满心忧惶,好怕到头来,是他亲手毁掉深爱的人

“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哪“闭上戚然的眼,他俯下头,轻轻印上他的唇

良久、良久

在贺书颖离去之后,谈绍宇缓缓睁开了眼,睡意全无的眸底,写满了震惊

他没睡着,他一直都很清醒,只是不想面对任何人,不想理会任何事罢了,也因此,歪打正着地将贺书颖的话由头到尾听了个分明

怎会怎会书颖爱的人,居然是他所以在得知他爱上紫筑时,言行才会如此反常,为的是他,不是紫筑他从头到尾都误会了

紧窒的胸口难以喘息,他按住纷乱的脑子,再也无法准确思考。

一直都知道,书颖与他一般,有着一腔癫狂的情,心中长年占据着一抹不去的身影,而今,他才知道,这些年来,令书颖痛苦的人,竟是他

这是他从来都没想过的事啊从小,他们吃在一起,玩在一起,打架闹事在一起,玩乐泡妞也在一起,同甘共苦,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比亲兄弟还要亲。

他维护书颖,不准任何人欺压到他兄弟的头上来,却从没想过,书颖对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是他错了吗给了太多的错觉,误了书颖

为了他,书颖二话不说地代他挑起了照顾紫筑的责任,这份情,是他欠下的啊。

这样的痴与狂,令他感愧于心,但是这种错谬的情,教他怎么面对

倏地,他浑身一震

若说娶紫筑只是为了他,那么,这样的婚姻,能在幸福吗他根本不爱紫筑

思及此,谈绍宇一颗心跌落谷底,浑身发冷。

他怎能任这种情况发生紫筑对书颖只有感激,而他明知书颖是在利用紫筑,心中真正在意的人是他,这两个彼此无爱的人若真结成夫妻,会有怎样的结果,他连想都不敢想

这辈子,欠他到底了,只因他早已在许久以前,便将一生的承诺,许给了另一个女人

思及紫筑,他暖了心。

他要去寻回远方正等待他拥抱的挚爱

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韩紫筑的住处时,她刚看完贺书颖留给她的信。

“紫筑”他哑声低唤,凝眸相望,感觉恍如隔世。

微微地,他朝好伸出了手。

韩紫筑不再迟疑,投向他的怀抱,密密地、牢牢地,与他相拥。

“绍宇、绍宇”她喃喃地,一遍又一遍,贪渴地唤着他的名。

“我在这里一辈子都会在你身爆再也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了”带着的,他紧紧搂住她。

几乎只差那么一点,他们就要错过彼此,抱撼而终了。

深呼了口气,他微松开她,近乎贪恋地凝望着她:“让我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他抚着她的脸、她的发,感觉她清瘦许多,看来,她日子过得不比他好到哪里去啊

韩紫筑浅浅一笑:“我差点就要去剪了这头长发。”

“想当尼姑啊”

她不理会他的调侃:“它是为你留的,既然你看不到了,我也不打算让任何人看。”

“从现在起,你会时时刻刻看到我,看到你想吐为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