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第七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几个人站在第n号公墓入口处惊疑莫名地面面相觑。

为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你你刚刚不都是在编故事的吗简微玉抖着嗓音吶吶地问。

卢有幸淡淡一哂,随即回头在后车厢里拎出一个大袋子,然后迈步往墓地里行去。

其它五人犹豫了老半天后才快步追上去,简微玉还抱紧了王志杰的手臂不放,同时,寒冷的北风呼呼地将卢有幸幽幽的叙述吹进他们耳里。

生未能同衾,死愿能同。按照他们生前的希望,他们两人睡在同一副特制的棺材内,包括那个已经成形的胎儿。

之后第一个忌日,我来扫墓,当时我越想越懊悔,忍不住就跪在坟前哭了起来,而且一边哭一边向他们道歉,直到天黑之后,我正要离开时,一转身,便赫然发现他们就在我后面,当时我吓得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但方拓却笑着跟我说,他们不怪我,反正他们能在一起就好了,管他是天堂、地狱或人世间都无所谓。

即使如此,这些年来,在我的内心深处,那份歉疚却始终无法退除,当初如果我肯多相信他一点点,肯伸出一些援手,或者至少不要不要出卖他们,那么,或许他们就不会有如此悲惨的结局也说不定。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所以,我总是挑在他们去世前后的这三天里举行同学会,因为除了中元之外,他们只能在这三天上来和我们这些老同学聊聊天、叙叙旧。我希望能确实看到他名然是幸福的,否则我无法安心即使只是浮面的安心也好。于是,每一年的同学会才刚结束,我就开始期待来年的聚会时刻,直到现在。

说到这里,卢有幸停在一座比其它坟墓还要大的坟墓前,他上前抚掌着墓碑,低低的呢喃,嗨我依约来拜访了,欢迎吗片刻后,他退后,让其它人上前看清楚墓碑上的字。

方拓生于民国xx年xx月x日卒于民国xx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舒纯雁生于民国xx年x月xx日

看见墓碑上的名字,简微玉立刻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差点没昏过去,其它人则面青唇白地抖簌着。

一直不知道舒纯雁怀的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后来看到小甜甜后,我才知道是女孩子。卢有幸说着,慢慢蹲下去,把大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原来是同学会里大家送给小甜甜的生日礼物。

你你是说这些年这些年来来参加同学会的,还有还有昨天和我们聊到今天凌晨的其实是其实是谢炳华得说不下去了。

卢有幸点着了火先烧金银箔。是的,然后再把大家送给小甜甜的生日礼物一一放下去烧。他们都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简微玉和廖姿雯互觑一眼,也跟着坐了下去。

我们也要和他们聊聊。虽然声音有点发抖,但看得出来她们的意志很坚决。

王志杰看看谢炳华,谢炳华则看看陈昆豪,陈昆豪再看回王志杰,而后,三人一声不吭的也坐下了。kleigh扫,妲己校

没有人说话,大家只是默默的等待着。

刚知道事实时,他们当然都会害怕,但是,紧随而来的懊悔悲伤更胜过原先的恐惧,于是随着时间的消逝、夜幕的低垂,或许被泪水洗净了,或许被哀伤冲淡了,原先尚盘据在他们心头的剩余恐惧感也一点一滴的逐渐模糊、消逝了。

最后,在黑暗即将降临前的那一刻,他们的心中全都感到十分平静,甚至有所期待。

或许我们也可以在中元时举行一个我们自己的私人聚会,你们觉得如何王志杰突然开口打破静默。

好啊、好啊老同学难得见面,一年一次实在太少了啦简微玉立刻附议。

我一直在想,说不定谢炳华则若有所思地说。说不定未来的哪一天,所有的人类都会从物质性的存在,进化为他们那种精神性的存在也说不定

廖姿雯立刻笑开了。那样最好了,他们就不必只能这样和我们相聚了。

卢有幸则深思地望着墓碑。我也在想,生命是短暂的,灵魂却是永恒的,也许他们那样厮守更美好也说不定。

说的也是。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坦然的微笑,期待的谈论着。然后,在纯然的夜黯悄然掩至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漾起一朵更灿烂的笑容,迎向那三条在宛如薄雾般的光亮中平空出现的身影。

一男一女,和中间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她身上穿著稍早卢有幸烧给她的色公主装,怀里还抱着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

全书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