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莫紫溪指着浅雯雯嘶声揭底,跟着手上滴着的血,整个人狰狞不已。

“紫溪····”

浅雯雯默,是啊,都是她,要不是她艾琪攻爱的只是静王妃而已,可是艾琪攻也没有爱她不是吗?

“紫溪,他没有爱我,他···”

“他不爱你?哼!他不爱你,会在你失踪时整个人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不爱你,会在你失踪时发动全部的力量去找你?他不爱你,会在查出你是因为我

而失踪的而把我赶出去?他不爱你·····”

浅雯雯有些狼狈的低声说:“够了!”

“不够,这都不够,你凭什么,凭什么!我告诉你,他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似乎觉得说的还不够,莫紫溪一个大步走到艾琪攻身边,伸手抱住了艾琪攻的一个臂膀,整个人的都靠在那里,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浅雯雯呆呆的坐在地上,目光也跟着暗了下来,看到莫紫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浅雯雯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要不是她,或许真的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要不是

她紫溪应该很幸福吧。

浅雯雯目光落在莫紫溪抱着艾琪攻手臂的身子上,自责,悔恨,愧疚突然都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雯雯”

艾琪攻见状心下一疼,想要推开莫紫溪,没想到却让莫紫溪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你是我的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不许走,哪都不许走。”

莫紫溪本来紧紧的抱着艾琪攻的手臂,顿时换成整个人都环住艾琪攻,神色慌乱不已,嘴里还在不停的喃喃着。

艾琪攻哪里管这些,他只知道,看见浅雯雯这样,他痛了,他不想浅雯雯自责,不想他愧疚,他爱她,不管任何人的事,也断然跟这个静儿没有任何的关系,

艾琪攻一个用力,把莫紫溪从自己的身上给扒了下来,没错是扒,莫紫溪搂得太紧了,艾琪攻不得不加大力度,因为力的反作用,莫紫溪被艾琪攻给甩了出去。

“艾琪攻你混蛋。”

浅雯雯猛的站起来,接住莫紫溪的身子,却被莫紫溪给推开,浅雯雯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撞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浅雯雯知道那是艾琪攻的怀抱,她看见

艾琪攻冲过来的身影,浅雯雯狠狠的把艾琪攻推开,反手就是一个耳光。

啪!

清脆的声音震醒了莫紫溪。

艾琪攻的头随着浅雯雯的力道猛的向左甩了过去,带起鬓边的些许碎发,艾琪攻没有动,只保持着这个样子,浅雯雯随即转身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莫紫溪。

“紫溪。”

“你干什么打他。”

莫紫溪只一瞬间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即使刚才她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她还是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将计就计?莫紫溪快步走到艾琪攻身边,踮起脚尖转过艾琪攻的头,轻轻的抚摸着艾琪攻脸上那道清晰的红肿。

只一下就肿了起来,可见浅雯雯用了多大的力,浅雯雯右手微微的颤抖着,绝对不是因为打了艾琪攻而觉得愧疚,而是因为太用力了,手有点抖。

“手疼吗?”

艾琪攻避开莫紫溪伸来的手,轻声询问着浅雯雯,他没有忽略浅雯雯颤抖着的手,只要她解恨,这一耳光又算什么,只要她原谅了他。

低低的甚至带着点心疼的话语传道浅雯雯的耳里,让浅雯雯落荒而逃,悄无声息的落荒而逃,只有莫紫溪撇了一下。

没有听到回答,这在艾琪攻意料之中,艾琪攻的眼随之睑了来,等他再抬眼的时候,早已没有了浅雯雯的身影,眼底划过一抹失望,他不奢求她的关心,只是想要看见她,这样也是奢望吧。

“她不爱你!”

莫紫溪淡淡的道,浅雯雯走了,她没有必要再装,她的本性艾琪攻已经知道了,所以她不用再装下去。

“她会爱上我!”

艾琪攻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线条刚硬的脸庞,紧抿的双唇,眼底透着浓浓的不自信,他对他自己都没有信心了,他伤她至此,还有资格站在她身边吗?

虽然她不优秀,她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吸引他。

可是爱了就是爱了,没有原因。

“你自己都没有信心,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

莫紫溪还是那淡淡的语气,就是这淡淡的语气让艾琪攻几近发飙,他有没有信心关她什么事,何况他的事情还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艾琪攻冷哼一声,朝书房走去。

“王爷,你斗不过我,你最后还是我的!”

身后响起莫紫溪淡淡的声音,艾琪攻没有停顿,只是那深锁的眉却表露了他此时内心的烦躁。

如果是以前莫紫溪说这样的话他一定嗤之以鼻,可是刚刚发生的事又让他有点力不从心,雯雯似乎对静儿很特别。

艾琪攻坐在书桌后,桌上一本还未翻开的奏折,右上角还放着好几本,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艾琪攻还保持着刚开始的坐姿,桌上未翻开的奏折还是未翻开,手上执着笔也不差人磨墨,只那么坐着。

只有那久久眨一下的眼睛显示着主人没有睡着,只是在沉思亦或是其它的。

终于在暗处的飞扬再也看不下去了,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艾琪攻书桌前。他以前是跟着静王妃的,静王妃被王爷赶出去以后,他就被王爷给放到了身边,虽然是现在太平盛世,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刺杀事情,但是该有的还是不能懈怠。

飞扬就这么站在书桌前,艾琪攻也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眼里的烦躁浓得飞扬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王爷是不会把内心表现出来的人,现在不但表现出来了,警觉性还这么低,再看那肿起来的半边脸,飞扬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