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祝福"第六章祝福(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含泪看着你,

祝福的话说不出口,

曾经以为,

这辈子会一直和你一起度过,

却没想到,

到头来发现我这爱情是个错。

基于双双的行踪已经曝光,而且,伊利安相信苏哈和吉米肯定会不择手段的来抢夺双双,所以,他不但名正言顺的把她带回家保护,还禁止她随意行动。然而,虽然伊利安在工作之余都会尽量陪伴双双,但这种太过无所事事的生活却不是双双一时之间能够习惯的。

她的是平稳的生活,可不是废人的生活。

而且,她和伊利安之间的关系实在太过暧昧不明,说难听点,根本就是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她不会对伊利安坦白自己的感情,因为终究是没有结果的。而在伊利安这方面,在某件麻烦尚未解决前,他也无法向双双表明自己的心意。

因此,他们之间的情况就变成说亲近驶亲近了,却又不是亲人,也不是情侣,更不胜作伙伴,说是朋友却又不只,说是兄妹更可笑,说释佣关系却又完全不是,说是保护者与被保护者的牵连更奇怪。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和伊利安的生命息息相关,但也因为如此,无论伊利安对她再好,她也总认为是因为他的生命能否存续下去完全取决于她的关系,如此一来,跟他太过接近反而变成一种痛苦,因为明知道两人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但越接近就越,他对她越好,她就越眷恋他,将来当他情有所钟和另一位女孩结婚时,她情何以堪

倒不如远远的爱他、祝福他就好了。

另一方面,安道虽然特地搬来和他们一起住,以便观察他们之间的相处情形。

谁知道,只看到一大堆笑闹场面,而且,对双双独自受苦的想法感到又无奈又好笑,其他关于双双的能力到底是如何发挥的却完全一无所得。

而这一点若是不搞清楚,他对伊利安的计画就永远只能停留在大纲草图上。

所以,他只能回到自己的隐居处,设法从一些古老书籍搜寻找答案了。

伊利安的私人宅邸位在特区最隐密处,也是守卫最严谨的区域,除了配戴金色手环者和宅邸本身的工作人员之外,其他人完全无法。这当然是在伊利安被暗杀后,他父亲的特别安排。

然而,有时候配戴金色手环的人反而是最危险的人,譬如此刻结伴踏入伊利安宅邸内的人。

和苏哈相偕而来的是一个黑肤健美女郎,走在吉米右侧的是一个可爱的金发洋娃娃。在伊利安的笑容里实在看不出来他是高兴,还是客套,只有从他的肢体语言里才能感受到他的不愉快。

“苏哈、吉米、罗兰、莉雅鲁,你们应该早点通知我你们要来才对,这样我才能先准备一下啊”

除了罗兰和莉雅鲁之外,其他三人都是面戴虚假笑容地殷勤寒暄,不久,几个人在偏厅落坐,罗兰和莉雅鲁都自动夹坐在伊利安的两旁。

“你们两位倒是很有默契啊”吉米笑道。

全发洋娃娃罗兰闻言,立刻亲昵地挽着伊利安的手臂。

“我的位置本来就是在这儿嘛”

健美女郎莉雅鲁也不甘示弱地挽着伊利安另一边的手臂。

“我的位置在这儿。”

“两位,”苏哈摇。“你们最好保持和平态度,免得伊利安难做人,否则,你们的婚期可就遥遥无期了。”

“才不会呢”罗兰反驳。“就是已经要决定婚期了,所以爹他才叫我先过来和伊利安讨论一下的。”

“对啊爸爸也说要我们三个人先商量一下,如果意见相同的话,就由我们自己决定就可以了。”莉雅鲁说。

“那最好别再拖了,就这个月或下个月吧”苏哈立刻建议。

“你们三个人已经订婚那么久了,已经够了吧”

“对啊、对啊”吉米忙附和道。“我们九个人同时订婚,苏哈已经娶回两个老婆了,而我的婚期也订在两个月后,现在就只剩下你了,伊利安,该决定了吧”

当初为了三大统治区的平静,三位统治者共同决定以联姻方式来维系三方的和平,虽然没有明言,但为了表示诚意,三位统治者皆以继承人出面同时与两位未婚妻订婚,这也就表示,当初培尔就决定让伊利安继承他的位置。

“啊伊利安,那我们干脆跟吉米他们一起举行婚礼好不好”罗兰仰起可爱的脸蛋娇嗲地央求。“这样比较热闹那”

“才不要呢凭什么要到你们那里举行婚礼”莉雅鲁抗议。

“我说下个月到我们那边举行最好,正好有庆典,绝对会比平常更热闹”

“那怎么行这是伊利安娶妻,当然是要在这儿举行婚礼。”苏哈两句话就把她们的提议全否决了。

“好,地点决定了,那就剩下时间了。”吉米立刻接着说。“跟我同一个月吗”

“不行、不行,”莉雅鲁。“我们彼此都要参加对方的婚礼,同一个月太赶了。”

罗兰双双眸一亮。“下个月”

“下个月”莉雅鲁沉吟。“会不会太赶了”

“不会,不会,”苏哈和吉米异口同声地叫道:“有我们帮忙,绝对不会”

莉雅鲁点点头。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苏哈转向伊利安。

“伊利安”

冷眼旁观四个人自弹自唱的伊利安始终面带微笑地忍耐着,这时候更是非常有耐心地把笑容保持在脸上。

“几位,你们问我没有用吧难道你们没有被通知到吗”伊利安看看罗兰,再看看莉雅鲁。“你们的新郎人选还没有正式确定喔”

“可是,当初和我们订婚的是你啊”罗兰抗议。“怎么可以变卦”

“是啊我们喜欢的也是你嘛”莉雅鲁附议。

“抱歉,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的决定,与我无关,”伊利安轻轻松松的撇清一切。

“你们要抗议就去找他,别来找我,我是无辜的。”

“你也可以去抗议嘛”罗兰摇着他的手臂。“我们一起去嘛”

“不,我才不要,”伊利安猛。“我父亲作任何决定都有他的考量,贸然去向他抗议,肯定会被他骂得狗血淋头,说不定还顺便k几下,我才没那么笨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