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如何抉择结局篇(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阵清风吹过,海涛置身一个别样的寝室,只见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清香宜人,中间摆着一个长书桌,桌上除了齐摆的书,还有四盆郁金香,妖艳绽放,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字画,不过对于这些,他也没劲一一欣赏了。

令海涛大喜过望的是他极为期待的江美仙正与一个扎着两个红辩的胖妞,坐在窗沿上,有一答没一答的聊着什么,那胖妞的体形真是让人震惊,足有一百八十斤,讲到高兴处,此妞潇洒的挥舞着手臂,脚也在不停晃悠,把个海涛的心晃的一上一下的,你个胖妞要知道你这可是在八楼的窗户眼,就你这么晃几下,你自己搞个一不小心失足,没大关系,顶多是一个意外事故,把我们的校花给晃下去了,就是一个重大新闻了,那我的损失就大拉!

这样可不好,我得想个法子叫胖妞下来,正准备采取点什么,叮玲玲,叮玲玲,电话响了。江美仙一个转身就从窗户台上跳下来,披着长发走过来接电话,电话机就在他的眼前一米处的书桌上。

海涛从没有看过这么自然的江美仙,头发蓬松,姿态柔媚,薄衣缠身,不经意的他发现她在寝室中居然是不带胸罩的,她离海涛只有一尺,低头去接拿花筒,两个挺立的乳峰就贴着孰衣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一低头几乎就在眼底,伸手就可以握住,海涛此时眼前一阵迷惑,满脑子的生出一股极度yu望,口渴的几乎要立时把她剥个斤光

“喂,你是!”江美仙一幅淡然的神情。

“喂,是你呀!”,海涛见她露出少见的微笑。

“你是说你已经把小雪接到你那去了,太好了,我有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雪儿了,可想她了,什么到你别墅去,江美仙迟疑了一下。

海涛感觉有点不对劲,凑到话筒边上,想听的更清楚些。

“一个粗糙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瑞风哥你还不放心,我能吃了你,而且还有雪儿呢!雪儿可是很想赶快见到你,我如果不说你在,她可是不来呀!你不来她可就要说我骗她了。”

本来江美仙还有点顾及,一听到雪儿就顾不得了,“好,我有什么担心的,难道还怕你吃了我,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听得出来,“那边的声音很高兴,对吗!我怎么会吃了你”。海涛几乎都要气炸了,你奶奶的嘴上虽然不说,那口气就是对自己的心上人有企图嘛!恨不得立时现身,把个电话砸个稀吧难!“好个江美仙你也不是好东西,对该死的本田这么热情,好,看我呆会来收拾你。”

“我半个小时字后准时到你后校们的停车厂,不见不散。”

“好,再见!”

不知何时,胖妞已从后面抱住了江美仙,贴着她的耳朵,肉麻道:“亲爱的的,又是谁在向你zuo爱的召唤啦?”

“江美仙一转身,却没转动,伸手向后扭住胖妞的鼻子,你又在乱呶呶什么,不是别人,是小雪的干爹!”

“奥!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钻石王老五啊!哎,看来我注定在你回来之前又要成为孤家寡人了!”

海涛的气越伸越气,你奶奶的小本田,你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我相中的女人你也敢对她打主意,我不让你见识我的手段就势不为人。

见到胖妞失落的神情,江美仙一翻身抱住了她,安慰道,我的胖胖是最乖的,我回来的时候一定带好多你最爱吃的巧克,奶酪行不行?

胖妞一听说有吃的,眼睛就闪光,一把撂起江美仙的纤纤细腰,在屋中转了起来,“奥!有吃的了!奥有吃的了!

饶是江美仙胆大,也被胖妞吓的花容失色,娇喘吁吁!“快放我下来,开放我下来,我被你弄的痒死了!痒死了!

胖妞不依不饶道:“不光巧克力,还要有汉堡包,意大利香肠火腿,最好还要有一个大大的冰激菱。”

“好,好,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海涛见着这么一个起重机在寝室这么个方寸之地这么折腾江美仙唯一的神情,就是呆呆的站着,嘴张的老大!

在他眼里,这胖妞就一个准智障,也不知是怎么通过高考混进这所北方著名大学的。

这么乱摇,对她来说没什么,可是对与江美仙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要是一个不小心碰到墙壁或桌脚什么的,那可是会引起海涛心痛地!

也许是有些累了,胖妞放下江美仙气喘吁吁的坐在床边。

江美仙却顾不得累,开始翻箱倒柜找起衣服来,不一会儿,从一个衣柜中搜出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对着胖妞比画,“胖胖,你瞧我穿这身怎么样!”

胖妞正拿着个大苹果猛啃,“你那女妖般的身材穿什么男人见到你不是饿狼见羊般口水直滴,当然,你要是不穿衣服就更好看了!”

也不知胖妞说的是调侃或是妒忌,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江美仙听见胖妞话排她,也不示弱,上去就用拳头招呼她,打的胖妞四处躲藏。

终于,江美仙开始对着镜子换衣服了,海涛正对着镜子,张大了嘴,江美穿的衣服不多,三两下就外面衣裤,露出傲然熟透的双乳,紫色的贴身内裤在凹凸有致美妙身躯的掩映下,让海涛的眼睛与心脏都很受刺激,某部分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还好,江美仙没有要继续脱的意思,开始把她找好的白色连衣裙穿上了身。然后开始修理面部的一些细节。

海涛的感觉是脱衣服的江美仙更具诱惑,不过着衣的她才更美,正儿八经,一个俗世中的仙子,媚而不俗,美而不妖,清淡中带着点纯真,雅洁之间不乏激情,随着她在镜子中用眉笔在娇容让轻轻挥舞,把个海涛的目光都看的呆滞了。

胖妹在她的旁边任然自顾自的嚼着苹果,“我说仙子,你说上天怎么这么不公平,你瞧我都谈了一百零一次恋爱了,每一次的开始都很好,结局却都是一样,每次别人都是跳楼喝药的不愿离开你,我呢,受伤的总是自己。

江美仙无奈的安慰,妞子啊!别泄气,总有一个人会为你在守侯的,过两天,我再为你介绍一个帅哥。

“算了吧!帅哥跟我没缘,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海涛也在不她们背后叹息,前面梳装镜中的两人放在一起绝对是一种事故,虽然造物主造人也很为难,但把这两人搁在一块确实有点不厚道。

江美仙打扫完毕,扔下眉笔,闪亮起身,妞子别自顾自的唠叨,小心得老年痴呆症,等着我,等我给你带好吃的,要是急了,就到校园逛逛。

“还是算了,我还是留在寝室与小金鱼做伴吧,外面现在哪里不是成双成对的,你忍心让我触景伤情啊!

说的当儿,江美仙已经换上一双精巧的小白鞋,好了,别讥歪了,再说下去你就成诗人了!等我啊!说完拉门而去!

留下怅怅的胖妞,海涛也不含糊,尾随穿门跟去。

江美仙一到后门,就见有一辆白色本田在那里等她,里面有一人伸手向她打招呼,江美仙迎上去,拉开车门就上了去。

海涛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穿门而入,坐在车子的后排。

哎呀!美仙啊!你今天真是光彩照人啊!我一见到你就眼睛一花,几乎分不清方向了!

“凭嘴,说正经的,小雪还好吧!”

“你可不对拉!光是问小雪,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啊!我过的怎么样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啊!”

↑返回顶部↑

目录